當前位置:HEHAGAME鹿鼎記專區 >> 玩家心情 >> 正文
《鹿鼎記》玩家長篇小說願君心似我心
發佈時間:2012年12月05日 14:32:49    作者:開心遊戲網    人氣:6876    進入討論區
前言:北京城裡的茶樓裡,但凡有說書先生的,都不會忘講大約發生在四五十年前紫禁城裡的一樁舊事。那時的康熙爺曾納過這樣一位妃子:香腮粉頸,白衣素裹,她是城北安王府的千金。她是那有萬種風情的絕妙女子,她搖曳生姿,步步舞蓮,贏得了那倨傲王者的青睞。她在最受恩寵的時候被賜予鰲拜,大約紅顏者皆薄命,一場被叫做誣害諸臣的陰謀讓她死於牢獄之災。也有人說她與壹白衣男子隱姓埋名安居於深山幽谷之中,偶爾懸壺濟世,夫唱婦隨。

  可惜當年事已隔得太遠,百姓們遙想它,已如遙想一段傳奇。
儘管誰也不知道那是不是真的

  她叫安若。
是安駿王的獨女,雖也是個格格,卻是個不受重視的漢人格格。她的祖父,在滿人入關時,選擇了招安。

  16歲那年,因在宮宴上的一支採蓮舞,她被收入了宮中,受封為謹嬪。
那是百姓的王更是她的天。

  他曾用那幽深如井的眼神望著她說:“你的舞很美,我為你搭一座白玉蓮花台可好?”她以為他該是愛她的,畢竟他為她一擲千金,他望著她的眼神也從來都是平和而溫暖的。

  直到那個本是太監卻又步步升官的韋小寶戲虐的告訴她,她被鰲太師看中正請求康熙爺將她賜給他。

  “那麼結果呢?”她問。

  “當然是答應啦”那是和韋小寶一同過來探望她的建寧公主回答的。

  她是不信的,可是她的王再最後卻這樣告訴她:“若兒,女子本不該有過人風采的,我將你賜予鰲拜,絕無半點侮辱你的意思”

  她懂,她不過是棋子。
在這深宮裡,能做棋子也算是一種福澤了。可是那個說要將自己妥善保管的男子為何狠心到這般地步。

  她不懂的是,君王的無情是與生俱來的,即使是與康熙的少年髮妻,青梅竹馬的孝誠仁皇后赫舍里氏,在與他的江山不相容的時候,他也會果斷的選擇放棄。
絕不回頭。她又憑什麼認為她的眼淚能挽的回他呢?

  精緻閣樓,雕花沉香屏風,手腕粗細的絞絲紅燭,繡工精細的冰蠶絲蚊帳,隱約間還能聞到淡雅細緻的凝露香味。
這是安若新的住處。亦或者說,是牢籠。

  “明珠,我能去院子裡走走嗎?”明珠是她的貼身丫鬟,當然她更相信是監/視她的細/作罷了

  “想去就去唄”一張蒼白無奇的瓜子臉上正帶著三分鄙夷,七分不耐地看著她。

  她坐在水閣之上,一塘的蓮葉,一塘的風,塘邊有不知名老樹,蒼翠中漫過暈黃,帶出幾分滄桑。



  她到鰲拜府上已有小半個月,見過管家劉鴻儒,見過囂張的三夫人凌紅顏,見過被擄/來的美貌孿生姐妹花楹雪,花若云,甚至見過鰲拜的義子曲追修,卻半眼都沒瞧見過鰲拜。她的生活平靜的快要讓她以為她只是做了一場夢根本就沒出現過鰲拜將她要來的這一回事兒了。

  “喲,我說乾娘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吹風呀,這病倒了可怎麼辦呀”不用回頭她都知道這聲音的主人是誰。

  “曲追修,是你義父讓你每天過來請安3回的嗎?”回過頭,曲追修那招搖的臉遍映入安若眼底。

  他所有的線條都彷彿用精心工筆描繪勾勒,秀鼻如懸玉膽,唇紅齒白。尤其是一雙眼角斜飛的丹鳳眼,水勾墨畫,黑鳳羽般睫羽扇動間,掩不住盼顧間的秀美風流。

  “呵呵,乾娘這說的什麼話呢,修兒是心心念念乾娘,才一直來看乾娘的!”

  大半個身子慵懶的斜靠在涼亭之上,不同於滿人的傳統服飾,曲追修那白/色/長/袍/松/松/垮/垮/的鋪/散/開/來,露/出/胸/前/一/大/片/瑩/白/色/肌/膚。

  “看你的行徑,你是異邦人嗎?”安若似笑非笑的指了指他的衣襟,言語中帶著些許的諷刺

  “乾娘果真很聰明,修兒...來自一個很遠的地方,那兒有一片純淨的海域,不屬於天朝的領土,我們,只屬於自己”撩起安若耳邊的長發,溫柔的神色如同在凝視自己的愛人。

  被那雙無意間便露出風流曳麗的眼睛一瞄,安若的心裡緩緩的漏跳一拍。

  “額..真有那個地方嗎?那你怎麼會來這裡?”

  “你這是在套我話麼..嗯?”

  忽然頸脖傳來一陣濕軟柔膩,她啊地一聲摀住,忍不住臉上飛起兩抹紅霞,錯愕瞪過去:“你幹什麼?”

  他竟然舔她!

  曲追修貼過去,尖巧的下巴擱在她肩窩裡,拿挺直精緻的懸膽鼻去蹭清荷那張不同於他妖異的清麗臉頰:“好乾娘,讓修兒靠一會兒. ..乾娘若喜歡聽,修兒說與你聽便是了...那個地方叫朝雲珠海,是個美麗的聖域...”

  “朝雲珠海?”安若突然緊張了起來,她曾在山海經裡看到過對它的描述:住著上古巫醫一族,有生死人肉白骨之異能。而朝雲珠海的每一株草都比靈芝雪蓮來的珍貴,世人都曾試圖去尋找這個聖域,但往往,有去無歸。

  “似乎乾娘知道朝雲珠海?”似察覺出安若的異樣,曲追修瞇起那對勾人的丹鳳眼,語氣驀地轉冷。

  安若一抖,一臉僵硬“額..沒有啊...我只是小時候聽額娘有說起過有這麼一個地方,聽說那兒的人都像仙人異樣漂亮”

  “呵呵,乾娘這是在怕我麼?”曲追修入鬢飛眉一挑,竟露出三分邪性來“乾娘,不要試圖去猜測這裡的每個人,有些東西啊,你是猜不起的,會付出代價的哦”

  親暱的在安若的臉上留下一吻,幫她整理好微亂的長發,曲追修站起身後邪魅一笑:“鰲拜被那痞子韋小寶拉去賭坊吆五喝六去了。不過今晚總該要回來了,乾娘要不要準備下侍寢呢?"

  未等安若做出反映曲追修便已消失了人影,如同來時那般:悄無聲息

  “曉姐,該回樓了”像是打點好的那般,曲追修一走,明珠便拿著披風出現了

  “這兒風大,請曉姐披上”遞上披風後明珠便恭敬的待在一旁,讓安若有些捉摸不透

  這府裡的一切都透著古怪詭異,讓她一瞬間生出種自己會怎麼死都不知道的念頭。

  是她想多了嗎?還是....


【長篇小說,未完待續。
0
0
0
0
0
0

超贊

期待

支持

很瞎

翻桌

懷疑
0